【华武】 不见雪 2

*喝了假酒的我

*华山华无虚X武当宋沐雪

*假装高产

*瞎鸡儿写



“要债的师兄在你们山门。”

 

宋沐雪面无表情地缓缓道出这句话,仿佛眼前一脸绝望的华无虚不存在一般。

说罢他自己也笑着摇了摇头,“放心吧,不会让你们给钱的。”

华无虚挑了挑剑眉,又听他言,“这次黄乐师兄也来了。”

宋沐雪如何不知黄乐那点小心思,有他在,华山的债始终是要不回来的。不过也得亏门中管事的前辈不在,掌门对此不管不闻罢了。

华无虚恍然。



“那你呢?你怎么不跟他们一起?”华无虚听见了自己的声音。他直视道长清冽的眸子,眼中异光闪过。

“我?那边有黄乐师兄在就足够了,我就是过来…看看你们华山的雪。”宋沐雪走过他身旁,偏过头,望向远方的山。

山尽覆白,蓝瓦白墙被掩在雾中,鸣剑堂潇洒三字只是依稀可见。苍苍茫茫的雪融在天色中埋没了界,是山水写意,却是最好的丹青妙笔也难绘。宋沐雪伸了伸手,雪消融在手心上,凉意透了骨。

华无虚顺着道长的视线看去,“……是啊,华山…就数雪最好看了。”



他自入门,就看到的是这华山,这风雪,许是那几百年前的松柏也没有见过风雪消停。他用指尖抚了抚剑柄,是一如的凉。

他还记得,他的齐师兄,跟他说,极寒之剑,要握,就要以炽热之心啊。自打那天起,他便把华山视作自己一辈子的归宿,无怨无悔。


他忽是想起了什么,清甚渊水的双眸一亮,“道长,你的剑匣呢?”

他听闻有些武当弟子看剑匣看得比剑还重要,连睡觉都要抱着剑匣,而宋沐雪的后背却空空荡荡。云纹两袖清风,也不怪他起初没看出来这是武当的道长。


宋沐雪叹了口气,“我的剑匣……只是有些许破损,毁坏并非严重,但黄乐师兄坚持要把我的剑匣拿去给你们修,我拗不过他,但掌门又予了我任务,没有剑匣在身我也不方便,便只好跟来了。”



“那你可放心好了道长,我们华山钱不多,修东西的本事倒还是有的,鸣剑堂的师兄弟应该很快就能帮你修好。”华无虚笑得眉眼都弯了,修剑匣这门手艺比起还钱,对于华山子弟不还是小菜一碟吗?

宋沐雪微微地点了点头,算是认可,旋即又轻声地说,更像是喃喃自语。

“宋沐雪。快雪时晴的雪”

“华无虚。踏玉虚的虚。”


 他听见那人说。


评论
热度(9)

© 顾且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