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谷。

那大抵是孙哲平漫长人生中最黑暗的一段路了吧。

训练时看着队友频频的高速操作,而自己却不得不停下来。左手一直隐隐的痛像最冰冷的针不断地扎,像是被人用力的扎入心里,濒临窒息。他抛开了所有人独自去了医院,医院的答复也很简洁,却是最残酷的现实。如果你非要坚持,这手陪不到你到最后。

他沉默了很久,道了声谢便离开了医院。以孙哲平的性子自然是不会告诉人,但他也瞒不了多久。

在一场与蓝雨的常规赛上,失误不断,到最后更是直接停止了所有操作。整个比赛上死寂了几分钟,最后张佳乐不管不顾的推开操作间的门时他才被人发现。他已经因疼痛过度而昏迷在电脑椅上。被心急火燎的队友送去了医院,医生也什么都说了。

他也什么都明白了。

没过几天他跟战队打了声招呼边宣布退役,经理老板虽都很不舍但也早有了心理准备。等到退役发布会时他怕是早就在飞回北京的客机上。

 

 

他一路回想,从自己骄纵不羁到现在的狼狈不堪,多令人唏嘘。回到家里后跟久别的父母说明了现况就一直休养着。那时候也能静下心去想想了,心底还是有几分挣扎和不甘的吧。

他不甘就这样慢慢老去,然后被人们所淡忘,除了百花以外,记得他的人寥寥无几。他不甘,只能为拼了命去拿冠军的张佳乐鼓掌,他想和他一起拿。

孙哲平躺倒在床上,用绑着绷带的左手横挡住了视线。

他想和他并肩。




整个人都很茫然,这是挟带个人感情最重的一篇了吧。整个人现在都语无伦次,现在的我怕是也很孙哲平一样了,但我的手没有伤,我不是没有努力,只是做不到和他并肩。思绪很乱。

好了,现在自己想通了,释怀了,但这文不想删了,权当是留个纪念提醒自己。

评论
热度(2)

© 顾且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