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文清中心向】年少荣耀-忠诚

*正直霸图队长的年轻故事

*一个可能不是你脑海里的韩文清

*有私设

*年少荣耀第二篇

 

       天气清朗舒爽,青岛独有的夏季凉风吹去了所有人心头上的燥热,又消失的无影无形。海鸥扑棱棱的扇着蓝白的翅膀,从海平面上飞至天际,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阳光从郁郁葱葱的树叶中穿透,漏出细细密密的斑驳的光,枝叶的阴影与路过行人的影连成一片晦暗之色。

 

 

 

 

   韩文清双手交叉抱臂,懒洋洋地眯着眼倚在树下,一身灰白色纯棉校服彰显着他高中生的身份,经过他身边的行人都与身边人说说笑笑,并没有理会他。

 

 

 

 

     韩文清在他的高中生涯路上不止一次感到了迷茫,他不是没有试过努力,但一切都只是徒劳的挣扎。拼了命去做一件只能让家长和老师感到开心的事是为了什么。他不懂,也没有人教会他懂。做一件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并让他轻而易举地包围了自己的生活,甚至填满了生活的全部空白。他因此开始感到恐慌。

 

 

 

韩文清,是一个坚持自己意见且不断去尝试的一个人。这样的人不会放弃,除非这个选择并非他所想做的。

 

 

 

    他闭上眼,脑海中的全是铺天盖地的试卷和絮絮叨叨的讲课,还有内分泌失老师隔着好几层楼都能清晰听见的怒吼,写都写不完的作业导致睡眠不足产生的严重黑眼圈,然后上课打瞌睡被老师点起来罚站。

 

 

   和所有人有什么不一样?这真的是我想过的生活么?

    不应该是啊。

    韩文清只觉得内心充满了苦涩。

 

 

  “劝君莫忧愁,莫愁湖泛舟~秋夜月当头,欢歌伴短笛,笑语满湖流~”

 

       更像是呢喃着古老语言或是吟诵佛偈的歌声从虚空中荡了开来,在韩文清耳中更像是一场平地惊雷。韩文清突然如醍醐灌顶般猛地抬起头来,循着那声源将视线转了过去。

“自古人生多风浪,何须愁白少年头啊~ 莫愁~ 啊~莫愁劝君莫忧愁~”

      身着古朴长布衫的一位老人在树下吟咏着,半眯着眼,似乎是知道韩文清在看着他,对着他笑了一下,眸光清亮。

 

 

 

韩文清知道这不过是一场意外。

但这场意外造就了在比赛场上奋战了十年的霸图队长。

 

 

 

 

 

 

 

 

      不过现在的韩文清,还在疑惑着,他不解地看向了似乎能看懂他的那位老伯。

 

 

  “年轻人就该去做年轻人该做的事情。”

 

     老伯看向韩文清的目光很平静,浑浊的目光却是变得如此澄静透彻,更像是有一片湖泊蕴藏在眼中。

 

    韩文清愣住了,脑海中一片空白,似乎是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抑或只是时空都在静止,整个人被老伯的一句话带去了另一片虚空之中,他却在那里找回了最初的梦。

 

       去年的这个时候,刚刚升入高一的韩文清并没有多么的在意高中的学习,那会儿正有一个叫做荣耀的游戏。韩文清具有的游戏天赋就在这里得到了最大的发挥,几乎无限大的操作空间和各种天马行空的想法都能在这里被最大程度地实现。他成了这个游戏里的一把好手,碾压了身边的所有好友,除了那个叫做“一叶之秋”的家伙,和他竞技场几乎都是自己输得多以外。

 

 

   实际上,哪怕是最近,韩文清始终都没有放下过荣耀,尽管学业再繁忙,抽空时间去打荣耀是他坚持的唯一事情。

 

 

 

    他想做一名职业选手,这个想法在韩文清的心里扎根之后渐渐发芽,在父母对自己的严格压力下反而愈演愈烈。他坚信着,只要坚持,有一天,一定会成功。

 

 

“想清楚了吗?”老伯笑着问他,摇着一把不知从哪来的扇。

 

 

     韩文清点了点头,郑重的向老伯鞠了一个躬。

 

 

 

 

 

 

 



    韩文清在回到家后,将自己的想法坦白了说给自己的父母,因为他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当然,避无可避地受到了父母严厉的谴责。母亲惊诧的目光,父亲怒不可歇的斥责,他全都料到了,但正因如此,他才能逆着风真正地翱翔。

 

 

 

 

 

 

 

 

 

      韩文清被赶了出去,之后就一直在便利店打工,那张成熟稳重的脸让他不被任何人怀疑是未成年人。晚上时,就去网吧打荣耀,借住在朋友的家里。这样的生活韩文清也忘了持续了多久,但这段记忆一直在韩文清的脑海里。他惊奇的发现,比起那上学的无聊日子,这段时光一点儿也不难过。过了一段时间后,父母终于软下心来让他回家,但却没同意让韩文清当一名电竞选手。

 

 

     韩文清也曾自嘲,是啊,说好听点是电竞选手,不好听点的就是打游戏的而已。他没奢求过父母能同意他的想法,但他仍然会做一名职业选手。他会一直坚持着自己的梦和荣耀,即使是这样的生活,他也愿意一直捱下去。虽然你们不同意我的想法,但你们永远是我的父母。这是韩文清在回家时的原话。

 

 

     后来,他的父母,无可奈何地放手让这只雏鹰自由地去翱翔在自己的天空,去向了他所热爱的荣耀。

 

 

 

 

 


 

 

     虽然成为了霸图队长,韩文清心中还是记挂着父母,每次打完比赛后都会留下一部分奖金寄给他们,哪怕自己过的再不好。韩文清坚持的不单单只是荣耀,还有这一件事,直到了他再也打不动退役的那一天。

 

 

 

 

 

 

    韩文清一生不止忠于荣耀,忠于霸图,忠于冠军,同时也忠于自己,忠于他的父母。

 

 

 

 

 

    因为这是他与生俱来的倔强。


评论
热度(1)

© 顾且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