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韩叶】 岁月流淌终是你

*ooc,注意避雷

*暗含一丢丢喻黄方王就不打tag了

*不要问我为什么盗笔客串 反正就是喜欢黑花

*文笔不好哭唧唧标题废

*悄咪咪加人物不要问我成亲为什么要戏班我也不知道

*我就是对霸王别姬爱的深沉 咬我啊

*古风paro注意 呕血三升肝了出来

*灰常感谢红心蓝心评论的小天使

*阅读提示完毕

可食用


 一间客栈,在这江湖之中素来是人群聚集的地方,人满为患,几乎都是三五大汉在一起谈天说地,互相吹嘘着自己有多厉害。

   “嘿!马老三算什么本事!我可是把二虎子给打趴下了!”“我当年跟飞刀剑打过一架,那才叫打的昏天地暗,打上了足足三百回合!现在可不还是生龙活虎的很?”······

    周边几个年轻人不屑,“你们这说的都是什么跟什么啊,都没听说过,算什么高手!像霸图里的韩文清和嘉世里的叶秋那才叫顶尖高手,有点见识好吗?”

    几个虬髯客就立马对那几个年轻人吹胡子瞪眼,“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还是一边去吧!那种人我们怎么可能招惹的上!”倒是心虚了许多。

    “呵呵,那诸位可知,百花的掌门传位给他的弟子邹远,已经退出江湖了吗?”

一位青衣中年人笑说。

    整个客栈可是霎时都鸦雀无声,然后瞬间混乱,震惊与无言都涌上他们的心头。都与各自的友人窃窃私语。

    没有人注意到,在客栈的角落,一位左手缠着厚厚的绷带,身负一柄重剑的黑衣人,停滞了一霎,然后拿起桌上的一碗酒,一口闷了下去。

    一个白衫男子并没有理会客栈的嘈杂,径直走到了唯一的空位,对着那位黑衣人笑了一下,“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那位黑衣人抬起头来,内蕴锋芒的眼光直视来人,看着来人眼上蒙着墨黑的眼带,显然是没想到,犹豫了下,“坐吧。”

   “谢谢了。”

 

 

 

 

 

 

 

·······

霸图

 

张新杰看着沉思着的韩文清,不禁好笑,“韩大当家?回魂了?”

韩文清从沉思中惊醒,“新杰,是你啊。怎么了?”

张新杰无奈笑了笑,“你再不回去,叶秋前辈就得把韩府给拆了啊。”

某人扶了扶额,他倒是把自己媳妇儿给忘了,人倒是清醒了许多,“新杰,戏班的人是不是得该去通知一下了,今晚就得演了。

“是,我待会就去。”谁不知道,霸图二当家的准时可是出了名了一分不差。

 

 

戏班后台

 

“你就是今晚和我搭档的那个人吗?”解雨臣敲了敲桌,问。

来人笑了笑,“我叫张佳乐,多多指教。”

“有经验吗。”解雨臣挑了挑眉。

“最不缺的就是这个了,只是好久没演,先练几次?”张佳乐答。

“可以。”解雨臣笑笑。

 

每个人都有过去,他有,我也有,只是最后,都选择了演别人,回到开始罢了。这一点,张佳乐懂,解雨臣,也懂。

 

 

霸图里里外外全是张灯结彩,红艳得仿佛要染红天地,放眼望去,仅是不到头的喜庆,你问为什么?很简单,霸图大当家成亲啊!

多少人从千里之外快马加鞭来到霸图送贺礼的,一路都不知吃了多少风沙尘土,但脸上还是挂着强颜欢笑,就怕韩大当家一不高兴自己的小命就没了。

但真诚送贺礼的还是有着不少,你看那呼啸寨里的两个掌门方锐和林敬言,蓝雨阁里的黄少天和喻文州,微草盟里的王杰希和方士谦及众多高手介是来齐。

“啧啧啧,文州你看霸图多大的排场平时没少强抢百姓的民脂民膏吧,这模样是要把皇帝都给比下去吧,还有到底新娘子谁啊老韩憋了半天死活不说,你看那叶秋就没来吧,看他多小心眼,平时他俩最多也就是小打小闹没想到这老韩成亲他都是不来,真是世风日下啊你说是吧。”

……不用想都知道是谁……

 

黄少天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堂堂剑圣居然被吓得名剑冰雨反手一甩,却被来人稳稳接着。

“背后说谁坏话呢。”一个熟悉却慵懒的声音传来。

黄少天一愣,“你怎么在这。”

叶秋挑了一下眉,“因为我成亲啊。”

众人都愣住了,今天……不是韩文清成亲吗?怎么变成了叶秋?……难道?!难道?!……韩文清不说的原因……居然……是这样!

叶秋弹了弹身上根本不存在的尘土,自顾自地嘟囔了一句“说好的惊喜呢?哪有。”之后便走了,留下一脸懵的众人。

 

 

  “自从我随大王东征西战,受风霜与劳碌年复年年。恨只恨无道秦把生灵涂炭,只害得众百姓困苦颠连。”

    戏一开场,嘈杂声便隐去,这般精湛的唱腔和抑扬顿挫的声调掌握的恰到好处,这样好的唱功倒是没有几人能有了。

  “枪挑了汉营中数员上将,虽英勇怎提防十面埋藏!传一令休出兵各归营帐,此一番连累你多受惊慌。”

   另一人走出,与前人不分上下的唱功倒是令人耳目一新,天衣无缝的配合更是锦上添花。直至项羽已死,虞姬的部分也是完结。    

 “好!好!好!”台下的观众拍手叫绝,一连三个好便足以证明台上人精湛的演戏功底,他们愣是也没想到霸图大当家韩文清成亲的宴上还能看见这么好的一出戏。

     当然了,他们也不会知道因为某新娘子x随口说的一句“老韩,我觉着霸王别姬那一出戏挺好的。”就有了今天的这幅场面。

   甚至连某始作俑者都没想到,在台下笑了一下,眼中却有了些许水雾,靠在了身边人的肩上。

   叶修才知道,原来韩文清心上的,全部都是他。一种酸涩感动从他心头蔓延而上。   

    却是没有想到,异变就在此时突起。一道冷箭措不及防的飞来,韩文清下意识地转过头,擦着耳边而过,他下意识地抱过身边人,却是一空,他转头看,叶修已经在和歹人搏斗着了。

    整个场面顿时混乱起来。桌椅倒的横七竖八,宾客们也拿出了趁手武器厮杀,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所幸的是,歹人数量多却武功不精,宾客们受伤的不多,也没有死亡的。 

  这时,霸图二当家张新杰走过来对着众人说:“这些人身上都有龙虎门(瞎扯的一个名大家表介意啊)的标志,他们在之前曾与霸图有一些摩擦,估计是蓄意捣乱报复。”

  听罢,大家都已恍然大悟,黄少天倒是感慨良多,“啧啧啧,敢在霸图的地盘搞事情,他们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啊,这得是新来的吧,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没把我们放在眼里,就这点人还想整出多大点事?文州你说对吧,我知道你肯定要同意我的说法的,毕竟本剑圣这么英明神武玉树临风风流倜傥……”

一旁的喻文州只是笑了笑,揉了揉自家剑圣的头,静静地听他说,在这件事上,他一直很有耐心,听多久都不会腻。

最好能听一辈子。他想。

 

 

 

而另一边,龙虎门的二当家将即将逃离的解雨臣挟持住,魁首跳上了戏台,将刀架在了还没来得及躲藏的张佳乐的脖子上,大笑两声,“你们霸图不是看不惯别人持强凌弱,欺负平民吗!那好,你们今天要是不放了我,我就杀了他!”

韩文清脸色阴沉,脸上乌云密布,这种卑鄙的手段是他平生最为痛恨的,如今被人用来要挟自己,怎能不怒火中烧?

张佳乐也很无奈,刚才他为了隐藏身份而不施展武功,脸上又是厚厚的妆容,他们也怕是认不得自己。张佳乐纳闷得很,怎么就挑上了自己,只能说他不走运了吧。

张佳乐心中思绪千回百转,面上倒是镇定自若,淡淡地说:“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说罢,便摇了摇头。

“你!”魁首还未把话讲完,便缓缓地倒下身子,在临死前,他看见有生以来最绚烂的一幕场面,那是如百花绽放的美丽,魅惑到了极致。

百花谷,张佳乐。原来如此,他想。

 

龙虎门魁首,二当家,当场身亡。

 

 

张佳乐低下一双潋滟的眸子,长长的睫毛轻颤,眼底却是化不去的悲凉。他努力地抬起头,拱了拱手,勉强的笑了一下,“老韩,老叶,新婚快乐。祝你们天长地久,白头偕老。”

韩文清也回过神来,“谢谢。”

还没等叶修说话,另一边倒是传出了一声惨叫,即后,一人从传出惨叫的方向走出,烟尘消散,众人也看清了来人。

一身古旧的黑衫,左手上还绑着厚厚的绷带,身负一把巨剑,剑身通红。面容坚毅,眉宇间是挡不住的狂气。

张佳乐愣住了,那副面容在他夜夜的梦里都会浮现,熟悉得可怕,又刻骨铭心。那是他唯一的搭档,也是,唯一的,爱人。然而,他却不属于他。

孙哲平。

 

“好久…不见。”张佳乐觉得心底里的苦涩就要变成泪水流了出来,他想问孙哲平很多,他想对他说很多,但不知从何开口,只剩这一句最简单最客套的话语。

 

张佳乐在百花谷的时候尽管再绝望,再孤独,他心底都是还有一丝希翼的,他在等孙哲平回来,而,他只等到了一个孙哲平成亲的消息。

 

就在那日,他将百花谷的谷主之位传给了他的大弟子邹远,退隐江湖。甚至拾起了儿时习会的戏曲为职。不过不巧的是,重回梨园的第一场戏就是为了韩文清和叶修这两位老朋友成亲。然后还碰见了他,要说是缘也是孽缘。

“为什么要退隐江湖?”孙哲平问。

 

张佳乐愣住了,叹了口气,“找人治你的手。”

 

孙哲平没想到是这个答案,“那你找到了吗?”

 

张佳乐一笑,“那你得问问方士谦他的医术怎么样了。”

 

众人中的王杰希突然站了起来,把他们都吓了一跳,他看向张佳乐,“他在哪里?”

 

张佳乐摊了摊手,“好像说回家了,具体在哪你应该知道。”

 

“谢谢。”王杰希话音未落就冲了出去,不见人影。

 

众人都是一副看热闹的表情。

 

  孙哲平突然一笑,看着张佳乐,,良久才开口,“你就没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张佳乐一愣,低下头“你不应该在这里。”

 

“那你觉得我应该在哪里?”孙哲平反问,脸上的笑却有些玩味。

 

可惜低下头的张佳乐没看见他的表情,只好支支吾吾地说,“你……你不是应该要成亲的吗?怎么……会在这里。”

 

“嗯,我要成亲没错。”

 

孙哲平的话语像雷击一样劈中了张佳乐,张佳乐的脸色嗖的一下变得苍白,苦笑了一下,本来就是不可能的事,为什么,他还留着一丝丝的期待和幻想,要亲口听到真相。明明早该放手了不是吗?他对自己说。

 

“不过……你就不好奇我来这里干什么吗?”孙哲平悠悠地说。

 

张佳乐从善如流,抬头望向他,“那你来干什么。”

 

“我来,接我的新娘。”

 

 

 

 

End

 

 

 

 

小剧场

 

一位黑衣青年蒙着墨黑的眼带,笑着走向了解雨臣。

 

“你愿意做我的新娘吗?”


评论(8)
热度(29)

© 顾且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