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老板要去暗香了,流云华山偶像没了⊙﹏⊙
所以……我吃的cp……就永远没春天吗

 超甜的芳芳生日快乐!! @芳生錄 

应瓜哥的邀请来了一发!

超丑可是不要介意!

所以就只敢写了id啦♪(^∇^*)

顺便芜生大旗摇起!

【华武】不见雪 3

*手机瞎鸡儿排版

*穷苦作者感谢一切评论小蓝手小红心

*感谢你的食用

*评论小蓝手小红心+10086好感度


“沐雪沐雪!你的剑匣修好了!”山头那另一边边的黄乐喊道。


宋沐雪歉疚地笑了笑,冷冽眉眼柔和了些。“我去拿剑匣,走了。”


华无虚颔首,“那好,道长,江湖再见啊。”华无虚刻意地加重了“再见”二字的语气,仿佛在强调些什么。


宋沐雪也不知是真或假意听不出他话里的意思,拱手后便破空而起,只消几道残影寥寥,踏黑鹤而去。华无虚只见得那重阳白衫的背影,渐行渐远,消融在华山之中,他眉角染了几丝笑意,缠缠裹住了不知谁的心。


“师兄。”

宋沐雪自鹤上一跃,缓缓而落...

有没有人有昨晚朔老板唱歌的录音啊!!!!!!求!有的话QQ加个好友发我一下啊!!!羽老板的也行啊!

【华武】 不见雪 2

*喝了假酒的我

*华山华无虚X武当宋沐雪

*假装高产

*瞎鸡儿写


“要债的师兄在你们山门。”


宋沐雪面无表情地缓缓道出这句话,仿佛眼前一脸绝望的华无虚不存在一般。

说罢他自己也笑着摇了摇头,“放心吧,不会让你们给钱的。”

华无虚挑了挑剑眉,又听他言,“这次黄乐师兄也来了。”

宋沐雪如何不知黄乐那点小心思,有他在,华山的债始终是要不回来的。不过也得亏门中管事的前辈不在,掌门对此不管不闻罢了。

华无虚恍然。


“那你呢?你怎么不跟他们一起?”华无虚听见了自己的声音。他直视道长清冽的眸子,眼中异光闪过。

“我?那边有黄乐师兄在就足够了,我就是过来…...

【华武】 不见雪 1

*华山华无虚X武当宋沐雪

*活在梦里的更新

*排版清奇

*挖坑的快乐

*可能没有2


华山天苍茫,雪落疏狂,龙渊冷冽水寒,风就像华山剑一样疾掠。

马蹄声飒沓,华无虚就像往常一样给他师兄送酒,掂量着自己的钱袋,唉,又快没钱了。有华山的师兄曾玩笑说,他皮相不错,若是没钱了,指不定能下金陵卖卖艺,兴许能讨来不少钱。

华无虚知道后,提着剑就去追他的师兄,奈何师兄一脚轻功踏着剑就溜没影儿了。用他师兄的话来说,就是遇到武当练出来的本事。华无虚又气又笑。

华无虚摇摇头,心想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余光却在这时督见了一抹白色身影,静静伫立在山上。

他只觉是那白衫是陌生的衣着,心里只发是...

低谷。

那大抵是孙哲平漫长人生中最黑暗的一段路了吧。

训练时看着队友频频的高速操作,而自己却不得不停下来。左手一直隐隐的痛像最冰冷的针不断地扎,像是被人用力的扎入心里,濒临窒息。他抛开了所有人独自去了医院,医院的答复也很简洁,却是最残酷的现实。如果你非要坚持,这手陪不到你到最后。

他沉默了很久,道了声谢便离开了医院。以孙哲平的性子自然是不会告诉人,但他也瞒不了多久。

在一场与蓝雨的常规赛上,失误不断,到最后更是直接停止了所有操作。整个比赛上死寂了几分钟,最后张佳乐不管不顾的推开操作间的门时他才被人发现。他已经因疼痛过度而昏迷在电脑椅上。被心急火燎的队友送去了医院,医生也什么都说了。

他也什么都...

【多cp 中秋贺文】 无月

【中秋贺文/多cp】   无月

*内含超多cp  bl:韩叶/双花/喻黄/方王/昊翔/双鬼/林方/于远/周江/刘卢/高乔/包罗

bg:莫橙/肖戴/张楚/杜柔

*cp洁癖请自避

*加量不加价!【哈哈哈没错这是来自一个抽风的患者】

*失踪人口回归!

*这可能是一篇最晚的中秋贺文了

*一个乱糟糟的现场

*文笔不好 如果ooc别打我【捂脸遁】

*预警完毕


“喂天天你怎么才买了那么少东西烧烤汁没了你带回来了没有啊!”“二乐乐你不要太嚣张本剑圣怎么可能忘记买...

【韩叶】 喵化的正确打开方式

 *放飞自我

*ooc

*前几天梦到猫居然扑我怀里了!

*激动到抽起了台风

*借了回忆专用小马甲的两只

*被他们萌的一脸血

*标题没啥关系

*死都没赶上七夕

*昨晚看了 @夜寒静 太太的文 被可爱的老韩萌到了


清晨,阳光透过窗落在暖橙色的地板上,风吹开了那深灰色的窗帘,看清了室内一人一猫对峙的场面。

今天早上,睡得迷迷糊糊的叶修总感觉有一种类似爪子的东西一直在挠着他,还有毛发不经意抚弄过的搔痒,以及一声声低沉的吼声,于是他睁开眼看了。

身边的韩文清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娇小玲珑的...

【韩文清中心向】年少荣耀-忠诚

*正直霸图队长的年轻故事

*一个可能不是你脑海里的韩文清

*有私设

*年少荣耀第二篇


       天气清朗舒爽,青岛独有的夏季凉风吹去了所有人心头上的燥热,又消失的无影无形。海鸥扑棱棱的扇着蓝白的翅膀,从海平面上飞至天际,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阳光从郁郁葱葱的树叶中穿透,漏出细细密密的斑驳的光,枝叶的阴影与路过行人的影连成一片晦暗之色。


   韩文清双手交叉抱臂,懒洋洋地眯着眼倚在树下,一身灰白色纯棉...

1 / 4

© 顾且十。 | Powered by LOFTER